欢迎来到 - 丁丁文章网 !    

丁丁文章网

褰撳墠浣嶇疆: 首页 > 历史 >

《抗战救护队》第二章 家虽好为国可抛 花亦美拒之有道

鏃堕棿:2019-06-12 17:40 鐐瑰嚮:
门铃响的时候,林可胜夫妇正在阁楼收拾东西,是林可胜的儿子吉米先听到了,他出来开了门,这孩子十分懂事,却腼腆得像个姑娘。

林可胜抬头一看,撞他的竟然是范斯莱克先生,怪不得那么大劲儿!

范斯莱克拦住林可胜,着急地问道:“林先生,您怎么啦?”

林可胜生气地说:“我要离开协和,我要带着我们中国人离开!”

范斯莱克急忙拉住他:“别生气,林先生,你不能走!”他拉着林可胜的手,又回到了胡恒德院长的办公室。

范斯莱克对胡恒德说:“胡恒德先生,你知道吗?林先生是世界顶尖的科学家,这十多年来,林先生为协和创办了生理学系,取得了那么多成果,培养了那么多的学生,他是协和最优秀的教授,是协和精神的代表,是协和的灵魂,你怎么能赶他走呢?”

胡恒德黯然道:“可是,他会给协和带来麻烦的!”

范斯莱克摊开双手,沮丧地说:“林先生走了,中国的协和就完蛋了,小约翰洛克菲勒先生的愿望就会落空了!我也会向基金会和小约翰洛克菲勒先生汇报此事,而且,我也会离开,我待在中国也没有意思了!”

胡恒德望着他,眼睛停留在桌上的《中国生理学》——这本林可胜主编的医学杂志上面,曾有人夸赞说,《中国生理学》杂志的出版,使得以协和为代表的中国生理学研究一下子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毋庸置疑,林可胜本人是一名非常出色的外科医生和医学研究专家,他在消化生理学与痛觉生理学两个领域都有着卓越成就,他关于阿斯匹林外周镇痛作用的研究和肠抑胃素的发现在国际医学界都是声名远播的,欧洲的医学届朋友甚至预言林可胜会获得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这样的人,如果离开协和,会是非常大的损失!

想到这里,他对林可胜说:“林先生,您是协和最有名的医生和专家,只要您不再组织战时演练,我们非常希望您留下来,继续您前途无量的科研事业,我也会给您最强有力的支持!”

林可胜摇摇头,冷笑着说:“中国正在遭受一场灾难,我哪有心思坐下来搞研究、写论文啊?胡恒德先生,我考虑了很久了,我准备把中国的教授和学生们带到南京,听从政府的安排,看看到哪个战场上去,参加抗战。”

胡恒德望向范斯莱克,苦笑着说:“你看,我说对了吧,他们训练,就是想离开协和的,您说怎么办啊?”

范斯莱克睁大了一双平时微眯着的眼睛,不置可否地看着林可胜,认真地说:“林先生,难道你,你们,中国的教授和学生们,非要离开协和吗?”

林可胜不再言语,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胡恒德气得伸着双拳,大声说:“不行,这绝对不行,你要走,你可以自己走!但是,一个人也别想从这里带走!”

林可胜依然坚定地说:“那好吧。我,自己走!”他转向范斯莱克,走过来,抱住范斯莱克,说道:“谢谢你,亲爱的朋友,希望以后还会再见!”

胡恒德还在做最后的挽留:“你可要想好了,林先生,我们协和没有亏待你,这里,可是年薪1万块大洋的工作,协和教授的薪水比你们中国的蒋总统还要高,离开了协和,你可能不会再找到更好的地方了!”

林可胜也回过身,拥抱了一下胡恒德,凛然笑道:“谢谢了,我的老板,如果是为了钱,我不会离开的,再见吧!”

林可胜不再回头,大步流星地走了。

屋里一片沉寂。范斯莱克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胡恒德不解地摇着头。

林可胜出来协和大门,他包月的黄包车夫还在门口等他。他坐上车,疲惫地迷上眼睛,任凭黄包车拉着他回家。

北平东城的东堂子胡同55号,是一座木质结构的法式小楼,院子里各色的鲜花竟相争妍,各种名贵树木修剪得错落有致,庭院中央的喷泉在哗哗作响。略带藕荷色的孟沙屋顶、老虎窗、浅蓝色门与窗棂、金属线勒制的彩色玻璃,这一切,都带有典型的欧式风格。走进屋里,一挂全木旋梯直通楼阁,宽敞的客厅布置得高贵而又典雅。留声机里,正在播放着轻音乐,饭菜的香味,正从厨房里飘过来。

此时,林可胜的妻子玛格丽特正在厨房里看着保姆做晚饭,他们12岁的儿子吉米和4岁的女儿艾菲正在客厅地板上玩耍。

听到外面大门的响动,吉米高兴地说:“爸爸回来了!”他拉着妹妹就向外跑。艾菲挣脱哥哥的手,说:“别拉我,我要给爸爸拿拖鞋!”

林可胜进了客厅,穿上艾菲递过来的拖鞋,抱起艾菲就亲了一口:“我的乖女儿,这么小,就知道照顾爸爸!”

玛格丽特从厨房里走过来,接过林可胜的公事包,说:“波比,您回来了,一天辛苦了!”

林可胜抽抽鼻子,说:“好香啊!”

玛格丽特笑意盈盈地说道:“我特意让保姆做了一桌子好吃的,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林可胜摇摇头:“啊,什么日子?”

玛格丽特有些生气,嗔怪道:“就不告诉你!”

林可胜朝妻子腋窝里咯吱她:“亲爱的玛丽,快说,什么日子啊?”

“今天是你的四十岁生日啊,还有我们的——”玛格丽脸上荡漾起幸福的微笑。

“哦,天哪,是,是我们的订婚纪念日!”林可胜惊叫道,“两个日子是赶在一起的,怪不得,家里做了好吃的!你看,我都忙糊涂了!”林可胜拍着脑门说道。

“亲爱的,最近,你下午都来得很晚,都在忙些什么呢?”

“哦,在训练救护队,不过以后不用训练了。”林可胜只是笑笑。

“为什么?”

“我辞职了。”林可胜的声音里透着平静。

“啊,你说什么,你辞职了?”玛格丽特不相信,她依旧笑颜如花,“你开玩笑吧!今天可不是愚人节,是你的生日和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波比!”

林可胜坚定地点点头:“真的,玛丽,是真的,我辞职了!”

玛格丽特一愣,手里的汤盆一下子掉在地上,热汤在地上乱流,流到了在地上玩耍的女儿艾菲屁股上,艾菲疼得大哭。

保姆惊呼:“不好了,艾菲烫伤了!”

林可胜去救孩子,给她扒衣服,拿了沙发上的毛巾将艾菲包起来,艾菲还在大声哭闹。

玛格丽特从林可胜怀里夺过孩子,着急地问道:“为什么?你要去美国吗?是哪个大学邀请你去当教授吗?我们不去,在中国就挺好的!我们在这里已经安定了,孩子需要安定的环境,我可不想搬家。”

林可胜说:“我要去南京。”

玛格丽特坚定地说:“不,就是南京中央大学也不能去,在中国,没有比协和再好的条件了!我已经喜欢北平了,喜欢在这里陪孩子们慢慢长大。”

“不是去南京的大学,我是要找南京政府,组织一支抗战救护队,到战场上去,救援伤兵!”

“啊,去打仗?谁让你去的?你告诉他们,你不能去!”玛格丽特惊讶地叫道。

林可胜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应该先和妻子商量一下再做决定,可是,现在木已成舟,必须向前走了。他说:“哦,玛丽,是这样,没有人让我去,是我自己觉得,我必须去,那里需要我,中日战局拉开,会有千万的生命等待救助,可是中国还不知道怎么实行战场上的救护,我必须去南京,找中国政府,把这件事情做起来!”

------鍒嗛殧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