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丁丁文章网 !    

丁丁文章网

褰撳墠浣嶇疆: 首页 > 原创 >

妈妈讲过的故事

鏃堕棿:2014-01-18 12:04 鐐瑰嚮:
小时候,总爱听妈妈讲故事,讲一个,再讲一个,只到讲得累了,看到她甜蜜的睡去,才肯罢休。现如今她老了。布满皱褶的脸上,眼花了,耳聋了,健康的牙齿早已脱光,花白的头发,干瘦的双手见证着历史的每一页,现如今,她依然勤奋,自强不息。也就是在她的身

小时候,总爱听妈妈故事,讲一个,再讲一个,只到讲得累了,看到她甜蜜的睡去,才肯罢休。现如今她老了。布满皱褶的脸上,眼花了,耳聋了,健康的牙齿早已脱光,花白的头发,干瘦的双手见证着历史的每一页,现如今,她依然勤奋,自强不息。也就是在她的身上,我学会了,勇敢坚强,勤奋诚实,吃苦耐劳的品格风范,坚持不懈,乐于助人的精神财富。她已无力再讲故事,记忆力也没有了往日的清晰,我无数次地重复她讲过的故事,她都爱听,虽然在风格上有所不同,但每每讲来,她的脸上总是布满着快乐幸福的甜蜜微笑。

很早以前,有兄弟俩人,父母早去,家境贫寒,老大为人忠厚老实,与世无争,老二便想尽了一切方法,占有了地和房子,从此老大便过着颠簸流浪的生活,远走他乡。

这天,繁华的街道上,忽然有好多人拥挤着在看一个布告,只见上边写道:本县爷喜欢作诗的人,作得好了,爷喜欢,不但物与相赠,还有赏金,作的不好,重大四十大板,永不得作诗。围观的人渐渐离去,老大心里暗喜,好事,不但给物,还有赏金,我正饥肠咕噜着那,碰碰运气,能给碗饱饭吃就行了。于是乎,撕掉布告来到县衙。县太爷,看到下面跪着一个人,问道:“你是来作诗的吗?”“是,县太爷,”老大回答道。出啥题哪,有了,天不是热吗,县太爷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西瓜,那你就比小西瓜作个吧,“爷你听好了”:“小西瓜圆又圆,黑籽红壤在里面,黑籽红壤老爷用,剩下瓜皮往外扔。”“好,来赏银五百两。”那个时候的县官,荒淫无道,民不聊生,闲情逸致,无所事事,后台子上养了一堆小老鳖。那你就比着小老鳖作一个吧,“小老鳖椭又圆,七样香菜包里边。七样香菜爷慢用,留下硬盖药店留。”“太好了,来人赏银五千两。”酒足饭饱,银子拿到手,谢过县太爷,转身要走,猛然间,不远的树下拴着一只小绵羊,便信口吟诗道:“小绵羊白如银,只会倒沫啃草根,老爷要牠无所用,不如送给作诗人。”“好!拿走。”就这样老大腰缠万贯,衣锦还乡,别提多风光了,买了房,治了地,娶妻生了子,骡马成群,过上了美满富裕的幸福生活。

回头再说说老二,看到老大门庭若市,人丁兴旺,那可是看在眼里气在心里,昼观夜探,四处打听,没有任何因果。还是老大啊,手足之情难忘,就把撕布告作诗的事告诉了他,于是,老二求财心切,也来到了这里碰碰运气。说来也巧,这天县太爷心情太好,正赶上悬赏作诗的人,老二不由分说,过去就把布告给撕下来了,尾随差事来到县衙。“你会作诗吗?”“会”,老二胸有成竹地回答说。“那你就比着狗肚子作个吧,”“狗肚子圆又圆,”“是圆的,”老爷点点头,“黑籽红壤在里边,”“嗯,不可能,”“黑籽红壤老爷用,”“放屁,叫老爷吃屎。”“剩下瓜皮往外扔。”“滚,来人重大四十大板,竟敢耍本老爷。”差事一顿棍棒,那可是哭爹喊娘,血肉模糊,这时县太太见状,就给县太爷说:“不会作诗就让他走吧,别难为他了,”县太爷一听也是,“既然太太替你求了情,你就比着太太作个吧,”“官太太椭又圆,”“是,有点胖,个不高,”“七样香菜在里边,七样香菜爷慢用,剩下硬盖药店留,”“来来人,拉出去重大八十大板,竟敢把太太比作小老鳖,”这一顿暴打,老二可只有出气的机会了,就在这时,县小姐来了,求情道:“既然不会作诗让他走吧,给他一条活命逃生去吧。”县太爷,难压心头之气恨恨地说:“小姐出面为你求情,那我就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比小姐作个吧,”“官小姐白如银,”顿时县太爷脸上露出了笑花,暗想:“我闺女就是白,银子做的,”只会倒沫啃草根,老爷要她没使用,不如送给作诗的人。“县太爷怒气中烧,瘫坐在地。从此,老二再也没有人见过。

作者天涯怪客的文集

------鍒嗛殧绾----------------------------